御辰

大概就是一个啥都不会的咸鱼吧

#HappyHalloween
#日常渣ooc
#英皮自戏存
  又是一年的万圣节,孩子们已经准备好了各自的装扮以及盛糖果的小篮子。想着如何敲开附近人家的门讨要糖果。往窗外望出去,路上满是各式各样的角色。女巫,幽灵....看着孩子们可爱的装扮不禁轻笑起来。依照自己的计划这个时候应该换好衣服,到美洲的那个人,或者说是国家的住所去于人进行万圣节的对决,说得清楚一些便是吓唬对方,不过今年有些意外。
  “英吉利,我该穿什么?”
  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转过身看到身上挂满了奇奇怪怪的挂饰的人,叹了口气蹲下身来伸手将他身上乱七八糟缠在一起的装饰弄下来,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没错,眼前的人就是今年的意外。说起来那一天自己只不过是在地下室实验着魔法,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从魔法阵中出现的并不是自己所召唤的小精灵,而是年幼时候的美/国,自己曾经的“弟弟”。自他独立之后和他似乎就只有国家利益上的交流,面前的少年对自己的称呼依旧没有改变,看着他不禁动了私心把他带回了屋子里。当然被Rosa看到之后不免收获了尖叫以及一连串的问题。和Rosa解释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为了避免后续的问题,果断牵着幼时的美/国回到自己的屋子里,给他整理衣物安顿下来。
  “英吉利?”
  身边的人的声音把自己从回忆之中拉回来,有些抱歉的开口。
  “Alf,抱歉刚刚走神了...我想今年试试小恶魔怎样?”
  得到人肯定的答案之后从柜子里拿出一整套的衣服递到人的面前,看着他盯着衣服有些为难的样子索性蹲下身半跪着给人换上衣服。仔细打量换上衣服的人的模样不免有些开心的翘起嘴角。为人正了正头上戴着的小犄角和身后的小翅膀,看着人满心欢喜的转了个圈之后起身拿出准备好的小篮子冲着自己笑了笑,打开门走了出去,还不忘回头挥挥手。
  “我出门啦!”
  “别玩太久。”
  轻舒了一口气回应人的动作,看着人一路小跑离开自己视线,回过身把门关上。
  独自一人的时间总是过得有些慢,不如说是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表盘上的指针走了一圈又一圈,挂在门口边的糖框里的糖果逐渐减少。看了看时间,似乎很晚了的皱了皱眉。这时敲门声响起来,起身打开门往外看了看。
“Trick or treat!”
  熟悉的声音响起,看到人灿烂的笑脸,忍不住的和着他一起笑起来。蹲下身牵起人的手轻轻捏了捏,伸手抱住他在额头上落下一吻。
  “准备好的糖果已经没有了,不知道这份礼物能不能让你感到开心。”
  “HappyHalloween,Alf.”
 

知更鸟和玫瑰花

#知更鸟和玫瑰花
#ooc渣文笔见谅

  “后院的唯一一朵玫瑰,没有人愿意靠近它。”
  “我做错了什么?”
  夜幕降临之后独自一人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玻璃里倒影出来的自己模糊的影像,以及玻璃后在黑夜里灯光闪烁的伦敦。伸出手触碰玻璃里倒影的脸,垂下眼睑微微叹了口气。
  这座房子里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回想起兄长对自己不冷不热的疏远态度,不禁有些头疼,再怎么说他们都是自己的哥哥,也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在国家漫长的生命里他们实属一直存在在身边为数不多的人,即使嘴上再怎么不留情但也对他们有这不一样的感情。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额头抵上玻璃冰冷的感觉顺着传下来。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只有利益关系的“朋友们”相处的场景,所谓国家只不过是通过相同利益而聚在一起,一旦有了利益的冲突瞬间可以变成敌对关系。晃了晃头觉着有些疲倦的看着外面的景色看着玻璃瞌上眼睛。
  “知更鸟听到了玫瑰的话,想要温暖它。”
  初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感觉到有些刺眼的皱了皱眉,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子,睁开有些疼的眼睛,四处打量着,猛的发现面前椅子上坐着的人,立即坐起身来微微抬头看着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你是...?”
  “和你一样,是英/国。”
  听着人的话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他,直至他伸出手在自己的面前晃了晃。
  “起来吧,我可不想自己的同体生病之类的,当然似乎只有你能看到我。”
  握住他的手站了起来,对上人祖母绿的眼睛,里面倒影着自己的样子,若不是触碰到人温暖的手,感觉就像自己在照镜子。仔细看却也有细微的不同,在笑的时候嘴角翘起的弧度不同。这样想着把手抽回来背过身低低的笑出声来。
  “既然只有我能看到你,我就让你和我住在一起好了。”
  之后的故事便是平淡无奇了。刚开始还对这个和自己一样的人抱有戒备之心。经过一段时间发现这个人的一切都和自己重合,无论是口味,喜欢看的书...所有的一切都完美的契合在一起,自己也不知不觉习惯了他的存在以及对他的依赖。即使这样嘴上依旧不肯表达出来,按照自己一贯的作风掩饰着这份感情,不曾想过却在不知觉中伤害了人。
  “知更鸟累了,留下玫瑰用余下的生命追悔怀念着。”
  会议过后和上司打了声招呼便自己先行离开了。一路小跑着按照记忆寻找到一家小巷子里的精品店,找到上次路过是中意的那枚胸针。那是一枚知更鸟和玫瑰构成的银质胸针,不知为何第一眼看到就喜欢极了。付了钱以后让售货员小姐给自己包装好礼盒。颇为开心的把它放在口袋里,想着回到家给人一个惊喜。用指腹轻轻磨蹭着表面的绸带,想象着人的表情,不禁笑出声。
  “我回来了...Arthur?”
  叫着人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回应,走进屋子里也是一片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影,四处寻找着熟悉的身影,最后只看到留在桌面上有一句话的信纸。
  “Good night England.”